团团被团团团成了团

我和作业私奔了。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团团今天爆欧气啦

1551终于来了一张方小侯爷

乍一看,小姐姐,小姐姐,小姐姐……
1551我想要无情

关于科拟的脑洞


语文英语国内外友好交流组
数学奥数伪父子年上组
政史文科代表组
物化理科代表组
地理生物鬼知道是文科还是理科组
体育微机体力脑力双面开发组
美术音乐永远只在课表出现组

两年前的稿子,这两天整理房间翻出来的,直接敲上来。

鬼知道当年哪里来的胆子居然手稿开车,虽然最后也只写到亲亲。
刚刚发居然秒屏,我也没写什么啊,我就写了亲亲。

就这么多,至于后续……看我什么时候想起来故事线吧。

探头,我会被查水表吗?
应该不会吧。

窗外传来两声猫叫,原本伏案写作的男人放下笔抬头看了看窗外。
“子时了。”
他将写好的信装好,提笔在信封上写下四个字“圣上亲启”。
微风将他的鬓发吹起,一个黑衣人立在案前微微颔首:“主子。”
“这个,呈给圣上。”
“喏。”
“他呢?”
“一直待在房间里。”
“退下吧。”男人摆摆手,理理因为久坐有些凌乱的衣服开门去了后院。
小楼里的灯还亮着,守在门口的人一看见那人就行礼退了下去。
男人推开门,被长链锁住脚踝的人倚在榻上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出神,仿佛完全不知道有人进了房间。
“我方才已经谴人将折子呈给圣上了。”
榻上的人一颤,带着长链叮当响了两声。
男人走上前掐着那人的下巴低声道:“你以为,还会有谁在意你吗?”他手上的力气似乎有些大了,榻上的人眉头微皱,下巴也红了一块。
“对,就是这样。你以为你能算到所有的事情吗?”男人一手扣着他的手腕,低头贴上他的脸,原本掐着人下巴的手也滑倒前襟。
伴着布帛撕裂的声音,蓝衫玄衣落了一地,烛影摇晃间微弱的抽泣呻吟声断断续续的响起。
“喻文州,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下次出锅的配图
感jio这个图可以配我好多锅了

【许乐】婚戏

#许乐
#许墨x张嘉乐
#真·婚礼流程

    戊戌年四月廿日
宜,嫁娶,纳采,出行,移徙,入宅。

    方才穿上淡青色的襦裙,就听见外面热闹得紧,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方仕仟带着高樱捷卢晗文几个小的围在喜娘旁边嘁嘁喳喳说着什么。
    那喜娘见我到了外间,把手上的托盘一放,扶着我就往里间走,“姑娘怎么这样子出来了?连外衫都没穿好。还有披帛呢?快些拿来。”
    边上拿着衣服的侍女递过来一件绿色的大袖衫和一条绣着莲花的披帛。
    穿好衣裳借着侍女手中的大镜子从上到下细细看了一遍,暗道这衣服美则美矣,穿起来着实繁琐得紧。还有这颜色,倒是颇有微草山庄的风范。
    喜娘和侍女说着吉祥话儿将我扶到梳妆台前坐下,预备着上妆。
    透过镜子瞧着喜娘从她方才拿过来的托盘里取出一把小梳子蘸着桂花油为我梳头,只觉得那梳子看起来十分眼熟。待她在梳好的发髻上系好五彩缨方才想起来那把梳子正是昨晚上她来上头的时候用的。一时不免想到上头时她念叨的什么《十梳歌》,只觉得双颊发热,忙垂下眼打量着别的东西。
    碧色的下裙上似乎有什么暗纹,方才在镜子里看不真切,现在看来像极了蝙蝠。指尖才落在暗纹上,就听旁边的侍女道:“小姐,那是蝙蝠花纹,配着披帛上的莲花是顶好的寓意。一来意味着‘连年有福’,二来……”
    “二来莲花多子,取‘多子多福’之意,我说的可对?”
    “正是这个意思,方小姐说的对极了。”
    抬眼看去,方仕仟正靠在妆台旁边笑吟吟看着我,想到方才她们说的话,不免耳根发热,“就你话多。”
    “实话还不让人说了?你也别瞪我,我进来送东西的,送完东西我就出去,我还等着和孙哲萍她们一起拦人呢。这个,昨天下午许家派人送过来的,让我今天交给你。”她抬手递过来一个木盒子,“东西送到,我出去拦人了。”
    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对红色的玛瑙镯子,心思微转明白了他的意思。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抬手将镯子戴上,唇角上扬几分。
    “请姑娘把头略抬一抬。”喜娘的声音响起,依言抬起头,等侍女为我描完眉,贴好花钿,门外就热闹起来了。
    侍女向外瞧了一眼,笑道:“新姑爷催妆来了,王小姐方小姐喻小姐她们正堵着让写催妆诗呢。”
    话音方落,就听见外面黄少恬的声音响起,许是闹得太开心了,官话也说的不太标准,听起来软软的,“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阳台近镜台。谁道芙蓉水中种,青铜镜里一枝开。①不过一首可不够,俗话说好事成双,快快再写一首来。”
    喜娘听见外面的笑闹声有些急了“发钗呢?璎珞呢?快些拿来。”
    流苏金步摇,如意碧玉簪,红石榴花对钗,云纹项圈,最后再拿上一枚同心锁。
    “这便好了,金玉满堂,多子多福,祥云伴身。”喜娘笑眯眯地念叨着吉祥话,递来一把绣着云纹的绢制团扇,“姑娘一会儿用这个遮着脸,要等到却扇礼后才可以放下来。”
    一手接过团扇,点点头,这些天娘亲和侍女念叨这些也不知念叨了多少遍,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事到临头,倒是难得的紧张。捏着同心锁的手不自觉收紧,垂眸盯着扇面上的云纹。
    “第二首好了,第二首好了。”
    “传闻烛下调红粉,明镜台前别作春。不须满面浑妆却,留着双眉待画人。②”
    方才给我画眉的侍女轻笑出声:“早知道方才奴婢就不多手了,只等着姑爷来画就是了。”
    喜娘扶着我起身,只道:“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抬手将团扇挡在面前,缓缓走出门。透过绢制的扇面可以看见许墨身着红衣站在不远处提笔写着什么。
    “远山深处月溶溶,似见芙蓉初绽红。已推薄雾两方去,莫将云绢笼艳容。③”
    许墨放下笔上前几步就要走到面前。
    “等等。”有人挡住路,“还是那句话,好事成双,一首怎么够?”
    “那我直接念出来可好?”许墨的声音依然温温和和的。
    “当然可以。”
    “莫将画扇出帷来”
    一步
    “遮掩春山滞上才”
    两步
    “若道团圆似明月”
    三步
    “此中须放桂花开”④
    四步
    四句念完,刚好站到我面前。他抬手覆上我的手,将团扇撤下。
    “夫人。”他看着我的眼睛,眉目含笑,“我们走吧。”
    他扶着我缓缓向门外走去,也幸好是他扶着我,不然我早就踩着裙摆了,虽然以我的身手不至于摔倒但总归是不好看的。
    他侧过头笑道:“这个,很适合夫人。”
    低头一看,他的手指正正好碰到了我右手腕上露出来的镯子。那只红色镯子在绿色的衣袖旁边格外显眼。
    我并未回话,只是拿着藏在衣袖里拿着同心锁的手捏的越发紧了,估摸着手上已经印上了同心锁上的花纹。
    坐在轿子上晃了不知有多久终于到了地方,扶着许墨的手踩着撒了五谷的路走到堂中。
    将手里的同心锁递给旁边的侍女,净手之后跪坐在堂中,吃下面前的牛肉,接过系有红线的匏瓜待侍女斟满酒后和坐在对面的许墨互换,然后一饮而尽。
    我素来是不饮酒的,喝了酒手会抖,那就拿不住暗器了。所以一般要喝酒的场面我是能避则避,避不过便以茶代酒,但这合卺酒却是万万含糊不得,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了。还好准备的不是烈酒,喝下去也没有发晕,只觉得身上发热。
    拿起方才交给侍女的同心锁,和许墨换过之后待他解开我发间的五彩缨,和他互相剪下对方的一缕头发,将头发和五彩缨打成结放进香囊收好,终于礼成。
    扶着许墨的手走进房间坐下,一直提着的心稍稍放下。
    他低下头抵着我的额头“夫人……”
    淡淡的酒气在鼻尖萦绕,愣了半晌才应了一声。
    “许墨……”
    “嗯?”他盯着我,长眉一挑,“夫人唤我什么?”
    “咳……夫君。”
   
   
   
    ①《友人婚杨氏催妆》唐·贾岛
    ②《催妆》唐·徐安期
    ③自己瞎写的
    ④《代董秀才却扇》唐·李商隐
    何以致契阔?
绕腕双跳脱。——繁钦(魏晋)《定情诗》
    婚礼流程什么的百度了一下,综合了周制和唐制婚礼写的。资料显示红盖头是从明代开始出现,周制婚礼没有红盖头和拜堂,所以没写。关于衣服,唐制婚礼讲究红男绿女,即男服绯红,女服青绿。

麻麻出去玩儿给带回来的兔砸
算是我面对联考的安慰?
emmmm……
这不仅仅是一只兔砸,更是一只……
彩色的兔砸